阅读文章

22个银行账户遭冻结引关注函 雪莱特能否“走出冬天”

[ 来源:http://www.nic-visa.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19-03-10

  新京报讯(记者 林子)年报预计大亏的雪莱特遭遇银行账户被冻结,最近可谓“雪上加霜”。

  到10月10日,雪莱特公告称,富顺光电因经营业务款项纠纷等事项,部分银行账户的资金被冻结。因富顺光电目前资金较为紧张,故其银行账户的资金被冻结对富顺光电的日常经营有一定的影响,但富顺光电仍有其他银行账户可供正常使用,故本次银行账户的资金被冻结不会对富顺光电的正常经营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新京报记者 林子 编辑 刘晓阳 校对 李铭

新京报讯(记者 林子)年报预计大亏的雪莱特遭遇银行账户被冻结,最近可谓“雪上加霜”。22个银行账户遭冻结引关注函 雪莱特能否“走出冬天”

  公司称,2018年,金融去杠杆,融资难,公司融资成本不断提升,财务费用增加较大;受营运资金紧张影响,公司部分业务受到影响,营业收入下降较为明显;另受行业环境影响,子公司富顺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卓誉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经营业绩不及预期。

  2019年1月8日,雪莱特公告称,收到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5%以上股东陈建顺发来《关于终止实施增持雪莱特股份计划的告知函》,陈建顺原本计划自2017年12月12日起至2018年6月11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择机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拟增持金额不低于1000万元,增持价格为不超过人民币7.5元/股。2018年6月,陈建顺表示,因市场融资环境发生较大变化,资金筹集较为困难,未能在原计划的6个月内完成增持。到了2019年1月8日,陈建顺称,因个人资金紧张的原因,无法继续实施增持计划,陈建顺决定终止继续履行增持公司股份计划。

  自2018年8月起,雪莱特全资子公司富顺光电陆续出现资产被法院扣押、银行账户被冻结等情形。

  另一方面,自2018年3月起,富顺光电部分银行借款到期后未能得到续期,期末短期借款余额8375.00万元,较期初减少6775.00万元,借款资金大规模减少加剧了富顺光电的流动性危机。

  1月12日,雪莱特公告,公司股东王毅与其配偶已协议离婚,且已办理完毕离婚登记手续,王毅不再属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柴国生的一致行动人,双方的一致行动关系自动解除。一致行动关系解除后,王毅持有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1%。王毅不属于公司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

  股东终止增持的同时,还有股东减持。1月9日,雪莱特董事冼树忠计划在减持计划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410.7万,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0.53%。

  随着雪莱特的危机恶化,公司股东们开始想出路。

  股东减持或离婚

  根据当日公告,柴国生累计被质押股份2.39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52%。鉴于柴国生办理的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及违约条款,存在被动平仓可能,本次股份转让的时间及转让股份数量尚存在不确定性。如本次股份转让顺利完成过户,则柴国生仍持有公司股份1.90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47%,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柴国生可获得部分现金对价,将偿还个人债务,有利于降低其股权高比例质押融资的风险。

  公司资金紧张 2018年净利润预减1562.06%

  除了上述股东之外,雪莱特还出现了股东离婚解除一致行动人的情况。

  2月12日,华泰证券(601688)对柴国生、质押的部分公司股份进行违约处置,导致柴国生被动减持公司股407.9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52%。截至本公告披露日,柴国生因违约被处置的公司股份合计777.9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0%。

  今年2月28日,在深交所的追问之下,雪莱特回复问询函时解释称,富顺光电于2016年第四季度起将充电桩产品作为公司业务重心,自2018年初起,下游充电桩运营商受到宏观环境持续性影响,前期为占领充电桩运营位置投入较多而预期的政府补贴未能如期实现,充电桩利用率仍然处于低水平,市场融资艰难,使其资金短缺,部分主要客户甚至身陷合同纠纷,经营难以为继。

  雪莱特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营业总收入同比减少44.82%,利润总额同比减少1860.71%,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1562.06%。

  3月5日,雪莱特公告称,公司及子公司资金状况紧张,部分债务到期未能偿还,导致债权人采取诉讼等措施对公司银行账户进行冻结,合计被冻结银行账户22个,金额约1600万元。

  实际上,雪莱特债务危机早已隐现。

  董事长持股被强平并辞职、股东减持甚至离婚、2018年归母净利润预计同比暴跌1562.06%……如今遭遇2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的雪莱特还能否走出这个冬天?

  1月23日,终止增持的陈建顺所持公司股份被冻结。公告称,陈建顺持有公司股份8331.8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71%,累计被质押的股份数量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4.58%,累计被司法冻结的股份数量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

  由此,富顺光电业务受到较大冲击,主要表现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形成的充电桩客户应收账款2.60亿元,虽账期未到但收回风险加大,收到客户开据的商业承兑汇票不能得到按时兑付而引发上游被背书单位起诉追索;行业竞争加剧,步入洗牌阶段,导致充电桩设备订单大幅下降,囤积的原材料短期内难以变现。

  雪莱特解释称,公司营业总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为本报告期公司营运资金紧张,部分业务受到影响,LED 照明系列产品及充电桩系列产品销售收入减少所致;营业利润减少的主要原因为公司销售收入减少,财务费用增加及商誉、应收账款、存货等大额资产计提的减值损失增加所致。

  在股东行动后,实控人柴国生经历了转让股份、仍被强平、辞职的三部曲。

  1月26日,雪莱特公告,柴国生拟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5000万股(约占公司股份总数的6.43%)转让给广州启录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本次转让完成后,广州启录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成为公司战略投资者,具体转让价格及支付方式另行约定。

  2月27日,柴国生因个人身体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法定代表人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此外,雪莱特董事会成员丁海芳、彭晓伟均递交了辞职报告,导致公司董事会成员人数低于法定最低人数。

  2月28日公司发布的业绩快报也体现了恶化的危机。

  然而,情况不断恶化。

  根据雪莱特2017年报显示,实控人柴国生有一位妹妹,其丈夫王毅也是雪莱特股东,柴国生和妹夫王毅是一致行动人。

  截至当日,柴国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柴华合计持有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0.62%,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占两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8.72%。

  当日晚间,深交所向雪莱特紧急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被冻结的账户是否属于公司主要银行账户,银行账户被冻结对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的具体影响,公司拟采取何种解决措施。

  董事长被强平后辞职 已累计质押98%股份

  截至公告披露日,富顺光电被冻结的银行账户累计为4个,实际已冻结金额为1177.17万元,占上市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11%,富顺光电本次被冻结的银行账户不属于上市公司的主要账户,不会对上市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实质性的影响。富顺光电正在与款项纠纷相关方核实情况并进行商业谈判,争取妥善解决银行账户及资金被冻结的事项。

相关文章

恒达娱乐产品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恒达娱乐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